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天堂之路】【河图实体版1—6集·全本】【作者:封情老衲】

第一

  内容简介:

  一个不经意的打赌,促使石头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泡到了一个美女,而且过上了同居的生活,真的是走了桃花运?其中又有什么隐情?女友儿时玩伴的到来,使二人世界变成了三人同居,又有什么样的香艳事件发生?原本平静幸福的生活被打破,女友的背叛将会导致什么样的结局?消沉的日子出现了一个小萝莉,石头会不会因此改变?生日聚会的狂欢,让石头在醉酒之下与身边的女孩发生了关系,却发现对方并不是自己一直深爱的人,而是  .

  人物介绍∶石头——一个普通的打工者,从事行政工作多年。

  小月——一个为了躲避爱情而选择重新生活的女孩,却成为石头和别人打赌的牺牲品,再次坠入情网。

  猫猫——小月儿时的玩伴同学,毕业后为了找工作而来投奔她,却被老练的石头引诱,逐渐爱上了石头。

  丫头——天真无邪的小萝莉,对任何男女之间的举动都抱着好奇,被石头招到厂里上班后,对石头有着莫名的崇拜和爱慕。

  阿如——石头新公司的文员,本来并不看好石头,渐渐被石头的魅力吸引,并且因为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跟石头发生了一次激情的交融。

  唐勇——小月前男友的叔叔,因为小月的关系,跟石头结仇。

  第一章 两天.

  当猫猫对我说分手的时候,我连一丝的忧伤都没有。我平静的看着坐在我面前的这个女孩,她还是那么美丽,那么文静。我又想起无数个夜晚这个美丽的女子赤裸着身子在我身下娇承婉转,她白皙的皮肤渗出细密的汗珠,坚挺的双峰在我的手心里变换着各种不同的形状,在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中发出难以抑制的诱人呻吟,然而,从现在开始,这一切都不再属于我了。

  我点燃一根香烟,在烟雾的缭绕中打量着这个女孩,今后,哪个走狗屎运的小子会趴在这具美丽的胴体上面?

  猫猫跟了我有两年了,她是我历届女友中跟我交往最久的。在广东珠江边这个淫欲弥漫的城市,是打工者的天堂也是光棍汉的福地,只要你长得不是丑得吓人,脑袋不是笨得像根木头,找名女朋友就像被辞退工作一样容易。

  昨天我得到了有史以来最高的一笔工资,6348。25元,两个月的薪水,一次给我,并且被告知今天不用去上班了;换句话,老子被解雇了!看着老板娘那张树皮大脸,我长舒了一口气。以后再也不用伺候这佛口蛇心的女人了!说什么信佛?说什么每年捐给庙里多少钱?有屁用!工人受伤还被她罚了三百多元,说是没有遵守安全操作规程!她以为人家愿意拿打磨机往自己腿上削啊?本来说要罚八百元,我实在看不下去,对她说这样搞很容易造成员工罢工。

  她看着办公桌上那叠迫在眉睫的订单,终于慈悲了一下∶“就罚三百元吧,给他点教训!别人没事就他有事!”

  我把罚单交到黄明手上的时候,那小子指着我骂了两个小时∶“他妈的石头!

  你小子给老板当狗腿子当得爽啊!老子辛苦一个月还受了伤,你他妈一张纸搞掉老子半个月的血汗钱,你还是不是人啊!“我羞愧的看着他,无言以对,丫头看不惯了,站出来朝黄明喊∶“黄明你知不知足!主管为了你都跟老板娘拍桌子了!本来是罚八百元的!”

  黄明心里也明白我的难处,长叹一声,一把抓过罚单,坐到了地上。

  丫头是我的文员,也是我妹,是我把她招进来的,一个星期后就认我做哥。

  猫猫原先也是很喜欢丫头的  她总跟我说这个四川妹子不光长的俊俏,人也懂事,加上年纪也不大,才十五 岁,便整天把丫头叫到我们租的房子一起吃饭,后来看丫头和我愈走愈近,甚至早上上班都要打电话一起约好的时候,就开始心生不满了,对丫头,更是对我,但我心里很坦然。丫头就是我妹,她才十五 岁而已。

  猫猫这样防备我,缘于她的出身。她是从“妻友”直接变成“正宫”的。我在猫猫之前的女友叫小月,是猫猫的同班同学。

  小月是我在另一家公司做行政的时候招进厂的。我顶着大太阳坐在一张破椅子上被晒得浑身冒烟的时候,小月穿着白色的连身裙像海尔空调一样站在我的面前,搞得我心里凉风徐来,说不出的受用。

  “请问您这招文员吗?”

  小月盯着桌子上的招聘表,轻声问我,我说招,你跟我进去吧!初试、复试一次通过,三天后小月就坐在我办公桌前面的位置上,高耸的胸前别着一个厂牌∶人力资源部文员,事实上是我的秘书,不过这几个字没敢写。

  爬上小月的床纯粹是因为一次打赌。办公室有个设计员,刚毕业的毛头小子,第一天见到小月就像被雷劈了个正着,双眼赤红,满脸的红小豆试验田愈加茂盛,拉着我的手一个劲的感谢,说是我给整个办公室的光棍们带来了福音。可惜雷声大雨点小,红豆大王吭哧了一周没敢下手,我笑他胆子鸡巴大,天生阳萎,红豆大王恼羞成怒说∶“有本事你上!”

  我笑着伸出一个手指,说∶“一个礼拜!”

  事实上我完全低估自己的能力,两天后我就走进了小月的房间,并且睡在一起。

  我第一天晚上约她出来吃宵夜,她说她睡了,我看看表,十点不到,笑了一下,说∶“你住在哪里?”

  她说了一个地址,离厂区不远,我说十分钟后到,然后挂上电话。

  十分钟后我骑摩托车来到她家楼下,她穿着一件蓝色花纹的裙子站在楼梯口,笑意盎然的看着我∶“哪有你这么霸道的,非叫人家出来!”

  我一把拉过她跨上摩托车,骑向吃宵夜的地方。

  晚风拂过我的脸庞,很舒服的感觉。她在后面轻轻环抱着我的腰,胸前结实的突起似有似无地摩擦着我的脊背,我倒吸一口气。早看出她很有本钱,目测胸围34B,现在感觉还不止吧!我感觉底下兄弟已经不受控制地挺起来。

  随便找了一间摊贩,点了几道菜,要了四瓶啤酒。小月白了我一眼∶“石头,你什么意思?想灌醉我吗?”

  我笑着说∶“不是给你喝的,你喝雪碧。”

  我想不到小月这么能喝。那四瓶啤酒我们喝不到一个小时就解决了,只好再点,我承认,她喝了一点都不比我少。吃完宵夜,结帐回家,我没有叫车,环着她的腰往回走,她已经有些醉了,走路有些趔趄。

  小月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边走边说∶“石头,今晚找我出来有什么目的?

  老实交代!“我嘿嘿一笑,道∶“没有,就是想找朋友聊聊天。怎么,怕我吃了你?”

  小月咯咯笑道∶“聊天为什么找我啊?我才进厂几天,随便找的人都比我强。”

  我叹了口气,道∶“小月,我们会有朋友吗?”

  我说的是实话,人力资源部在一间公司是最为敏感的部门,既是规章制度的拟订者,又是它们的实施者。老板算计你和员工联合欺骗他,员工堤防你和老板一起压榨他,两头不讨好,里外不是人!我没有朋友,至少在公司里没有。

  小月想了想,没有说话。我摸摸她的额头,道∶“小月,是不是喝醉了?”

  小月噗哧一声,脑袋一甩避开我的手,道∶“还说没目的,问我有没有喝醉,为什么摸我头?又不是感冒!”

  我老脸一红,心想∶幸亏天够黑。

  小月挣开我的胳膊,往前跑了两步,回过身来边后退边对我说∶“你看我的样子是喝醉吗?”

  我看她背着两只手,微风从身后向她吹来,裙角一点一点的往前翻卷,露出一截白皙的大腿,心里一跳,道∶“就是喝醉了,看你走路都晃悠晃悠的了!”

  小月对我做了个鬼脸,道∶“你才喝醉了呢!我清醒得很!”

  我快步走上前,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右臂又环上了她的腰,小月笑了笑,没有挣脱。

  到了她家楼下,我笑着说∶“要我扶你上去吗?”

  小月笑道∶“想得美!我没事,你回公司吧!”

  我嘿嘿笑了两声,转身往回走。刚走出两步,我停下脚步,转身对已经走上楼梯的小月叫道∶“小月!”

  小月“啊”的应一声,走下来问我∶“怎么了?”

  我没说话,一把拉过她,顺使把楼梯灯一关,头一低就吻在她的嘴上。

  小月嘤咛一声,被我吻了个正着,双手想推开我却推不动,渐渐的,她放弃了挣扎,双手环绕在我的腰上,配合着我的深吻。

  我悄悄把身体往后缩了一下,左手揽过她的脖子,右手慢慢的抚摸她腰侧的肌肤,一点一点的向上挪动,终于到达那令我心跳的地方,真的好结实!隔着衣服,我的右手不断的在她胸前磨挲着,因为有胸罩,我摸不到乳头的位置,只能使劲揉搓着她整个乳房。小月口中低吟一声,身子向下瘫去,我紧紧抱住她,把她顶在墙上,吻的更加激烈。

  此时,下身已经完全挺立,我把它抵在小月的双腿中间,使劲摩擦,小月不停地哆嗦着,想开口说话却被我的嘴吻得紧紧的,我撩起她裙子下摆,右手钻了进去,她的皮肤很滑,我没有停留,直接攀到顶峰,把她的胸罩往上一推,我的右手就覆盖住乳房。

  这就是小月的乳房!坚挺、细腻、伟大!乳头在我的手心里慢慢挺直,我想,应该是粉红色的吧!我不停的抚摸着她的两只乳房,让这两个美好的宝物在我的手中摸圆搓扁,小月的呼吸也愈来愈急促,被我压在墙边的双腿一阵发软,要不是我抱着她,早就瘫在地上了。

  此时,下身胀得生疼,我只有使劲地顶住小月的身体。隔着两层衣服,我甚至可以感觉小月那里的潮湿与温暖,我一下一下的摩擦着它,换来小月一声一声低低的娇吟。

  楼上传来脚步声,我赶忙松开小月,快速给小月整了一下衣服,打开楼梯灯,装成刚回来的样子。等那人走出去,小月在我胳膊上使劲拧了一下,红着脸说∶“死石头,都这样欺负我了还说没目的!”

  我笑笑没说话,转过身蹲了下去,让小月趴在我的背上,一步一步把她背上楼。

  到了她房间门口,看着她打开电灯,我揽过她在她唇上使劲吻了一下,说∶“晚安,小月!明晚我再来接你!”

  小月愣了一下,看着我已经往楼下走去,便红着脸道∶“坏东西,路上小心点!”

  早上刚打开办公室的门,小月就来上班了,见我一个人在办公室,白了我一眼,脸上却是红红的。我看得入迷,小月转过头看了看没人,走过来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说∶“坏东西,被你害死了!”

  我这才发现她眼圈黑黑的,笑道∶“昨晚想我想得没睡好吧?”

  小月脸蛋更红,刚想有动作,办公室门忽然打开,吓得她连忙坐到自己办公桌前,低着头假装做事。

  一整天,我和小月就在眉来眼去的情形下度过,那种微妙的感觉实在令人幸福。

  晚上下了班,临出办公室的时候,我悄悄对小月说∶“晚上等我电话!”

  小月红着脸对我皱了一下鼻头,那调皮可爱的模样让我差点撞上门!

  晚上八点半,我给小月打了通电话。第一通居然占线。我重拨,电话刚通,小月就嚷道∶“等会,我马上下去!”

  我坐在楼前的台阶上,点燃一根烟,悠哉的等着。

  等了一会儿,小月跑下来,我站起身,等她走进我旁边,左胳膊往外一张,小月笑了一下,乖巧的把右臂插进来,和我的胳膊环绕在一起。“去哪?”

  小月歪着脑袋问我。“喝酒!”

  还是那间摊贩,还是那几道菜,不同的是,酒比昨天多了一倍!小月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坏东西,你真想把我灌醉啊?”

  我笑笑说∶“不是给你喝的,你喝雪碧。”

  小月噗哧一声,指着我说∶“坏东西,又引诱我!”

  我们谁也没算自己喝了多少瓶啤酒,反正最后小月连跟我说话都是大舌头,有一句没一句的。结帐后,我扶起小月一起往回走,她已经走不稳了,大半个身体靠在我身上,我闻着她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和口中淡淡的酒香,不免有些心猿意马,搂着她的胳膊又紧了紧,与其说是扶着她,不如说是抱着她。她一侧坚挺的乳房紧紧顶在我的胸前,让我有一种想仔细品味的冲动。“你知道吗?”

  小月抬起头迷离着双眼看着我说∶“我从来不喝酒的!”

  我笑了,亲吻着她的耳垂,道∶“说谎,昨晚我们还喝过的。”

  小月脖子一缩,用手把我的头推开,骂道∶“跟你说正经的!”

  我重新抱住她,看着她的眼睛说道∶“那为什么会跟我喝呢?”

  小月挣脱我的怀抱,站直身体,捋了捋耳边散落的发丝,转头看着我说∶“就是想喝。想试试喝醉的感觉,放纵一下。”

  我紧盯着她的眼睛,道∶“小月,你有事?”

  小月笑了一下,在我看来,她此刻的笑容流露着一丝无奈、一丝决然,更多的是一种风情。“我有事?什么事?谁没有事?难道你没有事吗?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看着她一本正经却又摇摇晃晃的样子,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个女孩,肯定经历过很多事情,那无意流露出的那种风情,那种娇柔,总能深深触动我的内心,让我生出一种特别的感觉,怜惜,对,没错,就是怜惜!我不忍看她受伤害。

  像昨天一样,我一步一步地把她背上楼,在她门口停下。小月趴在我的背上,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均匀的呼吸吹在我的耳边,像是已经睡着了。我把她放下来,一手扶着她,一手轻拍她的脸庞∶“小月,醒醒,钥匙,钥匙在哪?”

  小月靠在墙上,身体一歪,眼睛也没有挣开,嘴里嘟嚷着∶“裤兜,在裤兜里。”

  我把手伸进她的左边裤兜,摸到一把钥匙,刚想拿出来,手掌擦过一个隆起,是她的内裤边缘。我心中一颤,顺势把手往下一伸,在她的双腿中间摸了一下,这才伸出手来。小月娇呼一声,睁开眼向我嗔道∶“坏东西,又吃我豆腐!”

  样子有说不出的娇媚。我迫不及待打开房门,一把把她拉进房间,连灯都没开,紧紧抱住她,头一低就吻了上去,随手又关上门。

  小月在我怀里“唔唔”呻吟着,我用眼睛余光看清了床铺的所在,边吻着她边向床前走去,然后一使劲,把她压倒在床上!小月的舌尖很细、很滑,在我的舌头挑逗下,像一条受惊的小鱼,想游动却又有所顾忌。她还不太会接吻。只过一会就被我吻得喘不上气来,把脑袋歪到一边,不停的喘息着。

  我放过她的樱唇,慢慢地从她的脸上吻到她的耳朵。先用舌尖在耳洞里一弹,然后从耳朵上端慢慢的往下亲,还不停向她的耳朵里轻吹一口气。小月紧紧地抱住我,喘息声愈来愈大,当我把她的耳垂含在嘴里轻轻一啜时,小月终于忍不住“啊”的叫了出来,身体也随即一阵颤抖。

  我喜欢这种叫声。我喜欢女孩被我挑情到喊叫出来,这让我有成就感。我不停的隔着衣服抚摸她,然后从她的耳朵往下吻,在她的脖子上流连往返。小月的喘息声非常急促,而我也忍不住掀起她的上衣,把手盖在她的胸前,随着我右手在她乳房上不停揉搓,小月已经开始轻声的呻吟起来。

  我的手居然有点发抖,这让我很意外。我知道,这女孩已经为我打开了身体的大门,无论我做什么,她都不会拒绝了。我平息一下自己的呼吸,双手把她的身体一环,藉着一个翻身,把她的胸罩解开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么美丽的乳房。房间虽然没开灯,但是楼梯的灯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时,我能清晰地看到小月此时美丽的样子。

  虽然看不到她此时脸上的表情,但是,我能想像到,此时她一定是面若桃花,杏眼迷离,修长的脖颈下,是一对高耸挺拔的乳房,乳房上面是一对不大的乳头,看不清颜色,但是一定很嫩!我轻轻把嘴唇吻到其中一颗乳头上面,把它含到嘴里,用舌尖不停挑逗它,我感觉它在我的嘴里慢慢膨胀,一点一点的挺立起来。

  小月双手抓着我的头发,嘴里不停的叫着我的名字∶“石头!石头!”

  我不停的在她的两颗乳头上面交替着亲吻,双手抚摸着她的肩膀。我感觉我的下面已经要把裤子撑破了,它需要一个温暖的通道,它需要尽情的释放自己!

  我把手伸向她的裤子,解开钮扣,由于没有皮带,所以我很容易就把它褪了下来,只剩一条内裤,小月就可以在我身下一丝不挂了。

  我把头向她下面滑去,一路亲吻着她光洁的皮肤,用舌头在她可爱的肚脐上划圈,然后轻轻拉下一点内裤的边缘,用嘴唇磨挲着小月细嫩的阴毛。

  小月难耐的喘息着,双手按在我的肩膀上,一会使劲推开,一会又紧紧按向她的身体。

  我已经受不了了!飞快的直起身跪在床上,以最快的速度脱去上衣和裤子,我看到自己的阴茎像一根长矛,笔挺的指向前方。

  我把手放在小月内裤的边缘,刚要准备拉下来,小月双手猛地抓住我的手,坐起身来,盯着我问道∶“石头,我不是处女!你还要我吗?”

  听到小月的这句话,我愣了一下,内心有一丝感动。我欣赏她的坦白,我想起我的第一次,那个漂亮的女兵对我说那也是她的第一次,看着她身下的那一大滩鲜血,我得意的笑,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她的月经!小月的坦白让我觉得她比那些拿月经当处女血的女孩高尚多了。

  我重新靠近她的身子,亲吻着她的耳朵,轻声对她说∶“我也不是处男。”

  小月的手重新抱回我的肩膀,我知道现在可以开始了,我把头慢慢的向她下身滑去,我想看看她下面的美景。

  小月的腿笔直而又修长。现在被我的胳膊撑得大大而分开,迷人的花园绽放在我的面前。我跪在床上,用嘴唇不断的在她的阴唇旁轻点几下,小月扭动着身子,时不时的颤抖着。

  看不太清阴唇的颜色,我想应该是粉红色,因为那两片阴唇像一对害羞的花朵,在小月的下身微微绽放,这是一处并没有得到很多次男人滋润的地方,对于我的造访,它有本能的抗拒和羞涩。

  我突然把一片阴唇含进嘴里,用两片嘴唇包住它,用力吮吸,把它拉长。小月只来得及喊了一声“石头”就浑身颤抖起来。我肆意玩弄着她的两片阴唇,鼻子里贪婪的嗅着从中间花径里散发出的微微香气。小月把我的头发抓得生疼,头使劲的后仰,身体紧张成一个反弓形,嘴里“啊啊”的叫着。

  我不去理她,舌头一偏,终于伸进她的阴道。小月已经很湿了,即便这样,她的阴壁强劲的收缩力也让我的舌头感到出入很困难。我不顾一切的把舌头努力向里面伸去,用舌尖在里面使劲搅拌,我突然感觉鼻头顶着一个硬硬的突起,这是她的阴蒂,我一边深入她的阴道,一边用鼻头揉转着这颗调皮的小豆豆。

  小月已经发不出声音了,蹦直的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了几下,我感觉舌头被温暖的肉体和液体包围了,说不出的舒服,小月高潮了。底下的阴茎一跳一跳向我抗议着,趴上她的身体,亲吻着她的脸蛋,在她耳边说道∶“小月,我来了。”

  小月身体剧烈的起伏着,用双手紧紧抱住我,没有说话。我调整着身体,寻找着通往天堂的通道,终于,龟头触到一处温暖湿润又异常柔软的地方,就是这里了!我一沉屁股,龟头瞬间被一堆暖肉包围了。

  小月在我进去的一刹那闷哼一声,长长的指甲掐得我背上的肌肉生疼。我吻着小月的耳朵,问她∶“宝贝,疼吗?”

  小月点点头,又轻声对我说∶“石头,你太大了,轻点!啊!”

  随着她的一声轻呼,我已经把整条阴茎插入到阴道的尽头,虽然有阴液的润滑,可小月下身的紧度还是让我吃惊,阴茎在她身体里面像是被一把抓住,不能施展出全副本领,我甚至能感觉到阴壁四周分泌出来的液体正滋滋的浇住在我的阴茎上面。

  小月仰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肩膀,我刚想有所动作,她一下子抱紧我,“不,不要动,太大了!”

  我吻着她的嘴唇脸蛋以及脖子,对她说∶“小月,你好紧!我轻点动。”

  阴茎稍微抽出一点,再慢慢插进去,小月的阴道一直紧紧地包容着它,有点害怕它的鲁莽。慢慢的,我把阴茎抽出更多,插入的动作也开始加快,小月的喘息声又开始急促起来,嘴里轻轻的呻吟着。我看她已经适应了,便弓起身子,用两只胳膊撑着床铺,舌头寻找着她胸前的蓓蕾,阴茎愈抽愈快,愈插愈大力。

  小月的呻吟已变成低声的叫喊,头不停摆来摆去,我大力的抽插着她,阴茎拿出大半,只留一个龟头在她身体里面,然后使劲插入,插上十几下就把龟头猛地顶住它的花心深处,晃动着屁股使劲的摩擦,我能感觉到小月的身体里有一个软软的东西轻撞着我的龟头,我知道那是她的花心。我用力的摩擦它,然后用腰力不停地碰撞它,但并没有把阴茎抽出来,只是幅度较小,速度较快的撞击它。

  小月的眼睛睁得大大,脸上的汗水浸湿了额前的发丝,嘴巴时而张大,时而又用可爱的牙齿把嘴唇咬得紧紧的,嘴里已经发不出完整的声音,只能“啊啊”

  的娇呼。

  看着身下的女孩子被我的攻势得毫无还手之力,我心里有说不出的自豪。我抱着小月的肩膀,把她拉起来,让她坐在我的身上,和她胸贴胸的搂在一起,狠狠的吻着她的双唇,吮吸着她的香舌,两手托着她的圆臀,使劲的旋转着。

  这种姿势插入的不是很深,但可以让女孩子感觉更舒服。小月紧紧地抱着我,配合着我的亲吻,接着就主动吻我的脸和耳朵,只一会工夫,小月就急促地叫道∶“石头,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我吻着她的耳朵,轻声问她∶“宝贝怎么啦?什么不行了?”

  小月在我的肩膀上重重的咬了一口,疼得我大叫了一声。小月含羞看着我,道∶“坏东西!”

  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我更是淫性大发,把她放倒在床上,抬起她的双腿,下体一冲,狠狠地进入她的身体深处,小月“啊”的一声大叫,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我接下来的动作折磨到出不了声。

  我用手把小月的双腿盘在我的腰上,再撑住床,让身体悬空起来,阴茎快速的在小月的阴道中进出着,大力而凶猛。小月右手捂着嘴唇,身体因为我的冲撞上下摆动,坚实的双乳也随之活泼的跳动着。

  小月的下体已经相当的湿润,我能听到阴茎插入阴道时,那来不及溢出的淫水被我的小腹和她的耻骨挤压得“啪啪”作响。我看着小月那张美丽而又沉醉的脸,喘息着问她∶“宝贝,舒服吗?”

  小月咬着手指,声音因为我的冲撞变得气若游丝,“石头,我、我好舒服!”

  我爬在她的身上,怜惜的舔着她脸上的汗水,攻势放慢了一些。小月太紧了,我想多尝尝这鲜美的味道,不想那么快就出来。

       总字节:801669字节

[ 此帖被烧香猫猫在2015-03-30 20:19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