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我的淫乱生活】 【作者:不详】 【全】

本帖最后由 寒塘鹤舞 于 2009-10-4 19:23 编辑
  第一章 慈母为儿春心动 订下恩爱十年约

  我出生在云南昆明一个显赫的家庭,自幼过惯了锦衣玉食的少爷生活,父亲生前是昆明首屈一指的富商,娶了两个太太,是一对出身名门的亲姐妹,外公是云南有名的神医,母亲姐妹三人,多才多艺,貌美如花,是昆明出名的姊妹花,当年一起嫁给父亲的是两个姐姐,大姨妈是大太太,生下了两个姐姐一个妹妹,我妈就是二太太,生下了我,而小姨妈则嫁给了昆明卫戍司令王威,生活也很幸福,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一直没有生育。父亲还有一个比他小十岁的小妹妹。

  在我三岁那年,父亲不幸意外身亡,我们全家在悲伤之后没有被这飞来横祸所吓倒,并没像外人所猜测的那样四分五裂,而是互依互靠、温馨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因为妈妈生下了张家三代单传的独苗──我,所以父亲留下的庞大家产就由妈妈掌管着。

  由于家中只有我、妈妈、姨妈、姑姐、大姐、二姐、小妹七口人,除了我这个未成年的『男人』,剩下的全是女性。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防止别人说闲话,所以妈妈和姨妈商量之后,就把家中的男全辞退了,只留下一些女仆和丫环。

  至于家中没有男人后的安全保卫问题倒不用愁,因为外公不但有祖传医术,同时也有祖传武术,因为武术和医术本来就是不分家的嘛,所以妈妈姐妹三人也都跟着外公学了一身还算不错的武艺,都是文武双全的奇女子,有她们在就不怕坏人来捣乱。后来姑姐也在我十岁那年出嫁了。

  因为我是家中唯一的根苗,所以全家人都十分珍爱,妈妈、姨妈和姑姐及两个姐姐一直叫我【宝贝儿】,而不叫我的大名【仲平】。

  从一出生,妈妈、姨妈就对我十分疼爱,照顾得无微不至,含在口中怕化了,捧在手中怕飞了,凡事都顺着我的意;特别是姨妈,别看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可对我的宠爱一点也不亚于我的亲妈。记得我小时候曾生过一场大病,可把她们急坏了,日夜双双守在我身边,谁也不愿离去,凭藉她们渊博的家传医学,又遍请名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医好了我的病。我的病好了,她们却都累病了,她们为我操尽了心血,我十分敬爱她们,愿为她们奉献一切,使她们得到幸福,得到快乐。姑姐对我也宠爱极了,疼爱有加,关怀备至。

  从小我就跟着妈妈一块睡觉,不知为什么,每个晚上上床之后,妈总爱看着我发楞,然后就抱着我亲吻,还经常抚摸我的浑身上下,有时连我胯下的小{小姐}{小姐}也不放过,每天都要花上一段不短的时间摸捏揉搓一番。(后来我的阴茎之所以长成了特大号的宝贝,除了因为我父亲的阴茎就是大号的而给了我先天的遗传之外,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与我小时候妈妈对我每天进行的这种按摩有关系,这一定产生了很好的助长做用,要不然,我的那东西怎么会超过父亲,比他的更粗更大更长?)妈妈还常说觉得身体不舒服,让我替她按摩,在她身上揉捏按抚,她的身材丰满,线条优美,肌肤柔软光滑而富有弹性,我的小手摸着有一种异样的舒服感。

  在我八岁那年的夏天的一个晚上,发生了一件对我的一生影响很大的事,令我终生难忘:

  那天晚上,我和妈妈上床睡觉后,妈妈先对我进行了每天必不可少的亲吻、抚摸、按摩后,就说她的肚子不舒服,让我给她揉揉。于是,我的手就在妈妈的肚子上轻轻地揉了起来,感到她的小腹微凸浑圆,柔软光滑,弹性十足,按抚着十分舒服,妈妈也细眯着媚眼,透出一脸十分舒爽的样子。

  我的小手按着按着,不知不觉地滑到了妈妈的胯下,隔着小内裤碰到了一片蓬松的毛状物,和像温热的小馒头似的软绵绵的一团肉,却并没有和我一样的小{小姐}{小姐}。妈妈冷不防被我摸到了那里,【啊  】的一声娇呼,粉脸生春,媚眼微眯,双腿也一下子蹬直了。

  我傻乎乎地问:【妈,您怎么没长小{小姐}{小姐}呢?】妈妈一听,噗哧一声笑了:【宝贝儿,你这个傻小子,怎么问这个呢?也好,妈就给你说说,免得你长大了什么也不懂,闹笑话。你所说的小{小姐}{小姐},是你们男人特有的宝物,医学上学名叫『阴茎』,咱们民间就叫它做『{小姐}巴』,我们女人是没有那玩意儿的。】【那你们女人长的是什么?】我继续问。

  【你管我们长的是什么呢?关你什么事?】妈妈故意逗我。

  【好妈妈,让我看看吧。】我提出了一个令她意想不到的请求。

  【啐,去你的,臭小子,敢打你妈妈的主意。】妈妈脸红红的,有点难为情的样子。

  【什么叫『打妈妈的主意』?我不懂,让我看看嘛,好妈妈,求求您啦,您不是说怕我长大了什么也不懂闹笑话吗?您不让我看,那么我不是还不懂吗?求求您,我的好妈妈,就让宝贝儿看看嘛!】我好奇心大起,继续哀求着。

  妈妈起先还是不让我看,但经过我锲而不舍的哀求,她被我缠不过,只好答应了,但是又说:【嗯,看可以看,不过你千万要记住,不能让别人知道!】【好的,妈,我保证不说!】妈妈起身脱去了内衣,躺到了床上,把我拉到了她两腿之间,红着脸说:【看吧,看个够,反正你当年就是从那里出来的,那时也见过的,只不过你绝对不记得罢了。你这个臭小子,真把妈缠死了,妈怎么碰上了你这个小冤家,一见到你,妈就没主意了。】

  那时我才八岁,还不知道欣赏妈妈那迷人的玉体,只向她两腿之间一看,只见隆突又丰满的阴户,像半个刚出笼的软馒头那么大,仿佛还热腾腾地冒着热气;阴毛不很长却很多,浓密而蓬乱地包着整个突起肥美的阴户,中间有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红通通的很是诱人,肉缝已经有些湿润了。

  【妈,你们女人的这东西叫什么呀?怎么这么好看?】【呵,好小子,这么小小年纪就知道欣赏女人的那东西了?我们女人这东西,学名叫做『阴户』,咱们民间就叫『屄』,有些方言还叫『嫩屄』  】妈给我讲解着,但脸庞红得像盛开的桃花。

  妈妈大概怕我不懂,又坐起来,用手翻弄着她的阴户给我做实物讲解:【这一团毛,和你们男人的一样,叫阴毛,不过你们男人的还可以叫{小姐}巴毛,自然,我们女人的也可以叫屄毛了;小肚子下面凸起的这一块叫阴阜,阴阜下面这两片能分开的嫩肉叫大阴唇,分开这两片大阴唇,里面这两片更嫩、更娇艳的嫩肉叫小阴唇;分开小阴唇,这里有两个小洞口,之所以说是洞口是因为里面都有肉洞,上面这个小口叫尿道口,里面的肉洞是尿道,是我们女人屙尿用的的通道;下面这个稍大点的洞口叫阴道口,阴道口里面的肉洞就是阴道,阴道就是屄和生小孩用的。两片小阴唇上面会合处的这一粒鲜艳娇嫩的肉核呢,就叫阴蒂,它是我们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说着,妈妈还用手轻轻地捏弄了阴蒂几下,阴蒂有些发涨勃起了。

  (注:『』字是专指阳具插入他人身体的动作,而发音则各地不同,在云南则与日字同音,上海则读操,广州读『丢掉,切音』)【妈,为什么男女长得不一样呢?】我不解地问。

  【乖儿子,那是上天造人的杰做,也是人世间最快乐的源泉。我们女人生了一个肉洞儿,你们男人长了一根肉棍儿,就是让你们男人来插我们女人的,这就叫性交,也就是民间俗称的屄,这是人世间最快乐的事,这样一来,人类才会延续,才会生小孩儿了,小孩儿才会从我们这肉洞中生出来了。】【那我是从您这洞洞中生出来的吗?】【当然是了,我是你妈,你不从我的身上生下来,从谁的身上生下来呀?不从我的洞洞中生出来,从谁的洞洞中生出来?生你的时候,可把妈痛坏了。】【为什么呀,妈?】【为什么?还有脸问,你想想,你生下来的时候,虽然是很小,可也有这么大一块,硬从我这个密不透风的阴道中硬挤出来,能好受吗?】妈妈故意崩着脸说。

  【妈,您受苦了,谢谢您,儿子该怎么报答您呢?】八岁的我已经懂得孝敬妈妈了。

  【傻儿子,天下哪有母亲生儿子是为了让儿子报答的道理呢?不用你报答,只要你爱妈妈、孝敬妈妈就行了。】妈妈温柔地笑了,是那么的慈祥,和蔼。

  【妈,我当然爱您!当然孝敬您!】我听妈说完,用手轻轻摸了摸妈那好看的嫩屄,觉得软绵中微微有些发硬,不像初碰到时那么柔若无骨,就问道:【妈,怎么又变硬了?】【臭小子,还不是让你逗的?我们女人的这东西,在有性欲的时候也会微微发硬、膨胀,这和你们男人的那东西在有性欲时能硬得像铁一样、胀大一倍左右,道理是一样的。】【妈,这{小姐}巴为什么不会硬呢?还有,怎么没有阴毛呢?】【傻儿子,你还小,等你长大了,阴毛就会生出来了,到那时,你就也会有性欲了,一有性欲{小姐}巴也就会硬了,而且我保证,你这玩意儿硬起来会比别人壮观上好几倍。】【那什么又叫性欲?我现在怎么没有?】我又问道。

  【性欲就是有了性交的欲望,说句虽然难听但却实在的话,就是想屄了,唉,你还小,怎么会有大人才会有的性欲呢?】【原来是这样呀,妈,您的这里现在有点硬了,按您的说法就是有性欲了,也就是说您是想屄了?】我摸着妈的阴户问。

  【嗯,去你的,你怎么能这样子说我?我可是你的亲妈呀!】妈妈有点生气了。

  我赶紧安慰妈:【妈,我的好妈妈,我是和您开玩笑呢,不要生儿子的气嘛!】我爬在妈妈身上撒着娇说。

  【妈知道你在和妈开玩笑,妈不怪你,哪有当妈妈的和儿子计较的呢?臭小子,真是个天生的风流种,这么小就会调戏女人了,而且调戏的还是你的亲妈呢!】妈妈也和我开起了玩笑。

  【妈,我不是调戏您,我是实在太爱您了!】我突发异想的说:【对了,您不是说男人用肉棒儿插女人的肉洞儿是人间最快乐的事吗?您那里硬了不是说明您也有了性欲?您还说是让我逗的,那意思不是说您也想和我屄吗?那就让我的小{小姐}{小姐}插进您的屄里,让您得到你所说的人世间最大的快乐,以此来报答您,好不好?】


[ 此帖被hu34520在2015-04-15 14:02重新编辑 ]